Trending 罗马vs克卢日布斯巴达vs凯尔特人足球赛赛程表

专栏|三问国家队:什么是职业垒球运动员?

摘要:她们,是运动场上国家队荣耀的捍卫者,是垒球项目最具影响力的推广者,是低潮时期奋楫争先的孤勇者。”

在中国,对大多数人来说,能成为一名职业运动员,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要是成为一名职业垒球运动员,那就更偶然了。

2003年,北京丰台棒垒球学校来到长辛店一小选人,一眼就相中了动作利落、爆发力好的李琪。

2004年雅典奥运会,11岁的李琪在电视中见到了同为北京姑娘的国家女垒运动员魏嫱。李琪恍然大悟:“原来当垒球运动员可以上电视啊!”

当兴趣变成一项正经事的时候,就不那么好玩了,必须要经过无数次重复的训练,达到另一种高度,才会线年后的今天,李琪对垒球的理解仿佛又回到了起点。“我又觉得垒球是个游戏了,一种聪明人一起玩的游戏。现在想想,感谢那时候的三千米,打下了体能基础。”

从好玩的游戏,到正经事,到一群聪明人玩的游戏。这种认识的改变,是从量变走向质变的过程。无论是对垒球的理解、场上的心态,还是场下的自我驱动,这位1993年出生的老将,早已完成了蜕变。

但在接触垒球伊始,奚凯琳认为:“运动员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这样的认知或许是因为,小时候体弱的奚凯琳,接触垒球的初衷只是为了锻炼身体。

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奚凯琳和队友们每天都要保持高强度的训练,一个动作就要重复成百上千次。“在训练中我追求事半功倍,每练一次都要有一次的效果,保持清晰的头脑,多总结、多思考,多问几个为什么,才会不断提高。”

柴燚楠有一个可爱的绰号“小熊”。15岁就进入国家队的她成长迅速,很快的适应了国家队的训练强度和生活节奏。训练中,主教练刘雅明会忍不住夸上一句:“小熊长大了。”

柴燚楠是一名“00”后,12岁那年,她从兰州安乐村小学转至兰州市体校,希望以此敲开理想学府的大门。

“家离体校挺远的,与世隔绝的感觉,一开始去体校我妈送我,开车要40分钟。”

垒球作为集体项目,让柴燚楠很小就学会了配合队友、照顾他人,让她很早便学会了走出自己,走向集体。

“我没想到我会走到今天,感谢一路以来帮助我的人,垒球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我充满感恩。”

采访前一天,柴燚楠爸爸从兰州来北京出差。按理说,这对于父女俩来说是一次见面的机会,但疫情防控和国家队严格的管理,让柴燚楠只能通过电话和爸爸打趣,安慰爸爸,也安慰自己。

和家人聚少离多,对于12岁就进体校的柴燚楠来说,是一种常态。“很多比赛,爸爸妈妈能到场就到场,在场边挥舞着双手为我加油,那一瞬间,我感觉很幸福,我想他们也在为我骄傲。”

或许是因为见面的次数少,柴燚楠格外珍惜和爸妈在一起的时光,每次见面都显得珍贵。

“以前有几个队外的朋友,现在只有一个了,朋友叫你一次、两次,总叫不出来,人家以后就不叫你了,好容易出来一回吧,你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然后这仅剩的一回也没有了。”李琪自我调侃。

10岁进入棒垒球学校,12岁进入北京市垒球队预备队,16岁进入北京市一队。伴随着舞台的增大,李琪需要放弃的自由就越多。

2017年全运会前夕,北京垒球队队内动荡,状态不佳的李琪打算以这次全运会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她开始偶尔想象一下未来自由的生活。

“到天津你的状态就回来了!”教练的开导成了一种预言,李琪出色发挥,帮助北京队战胜上海取得了一枚宝贵的铜牌。

2017年,中国女子垒球国家队向李琪发出召唤跟随“与狼共舞”计划赴美训练、冲击东京奥运会资格,这诱惑退役?等等再说吧!

春去秋来,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多少个日夜在垒球场挥洒汗水。回首近20年的坚持,李琪感慨:“我的职业生涯还是挺顺利的。”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奚凯琳躺在理疗室配合队医做康复,这是每日的“必修课”。

“我曾因为腰伤走入极端,想过放弃,后来在教练的帮助下走了出来,以一个客观的心态对待伤病,既然我摆脱不了它,那就对它保持友善。”

短发的奚凯琳给人印象一眼干练,7号球衣披在她身上尽显飘逸。不曾想,这个要强的无锡女孩,最初踏进垒球场的时候,是为了摆脱瘦弱,为了强健体魄;如今,带着伤病,她却要倔强的坚持在垒球场。

“我仍然十分向往着奥运会赛场。垒球于我,已从兴趣变为一项事业,我对它充满感情。想起老一辈女垒运动员的光辉与荣耀,我就动力十足。即使,我是说即使,即使我们这代运动员没有完成复兴重任,我退役后要为下一代垒球运动员服务,让她们继续我们的梦想,完成未完成的使命,我愿倾其所有。”

“五一”劳动节,在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集训的国家女子垒球队赴观看升国旗仪式。

三次采访柴燚楠,两次她都提到了国旗、国歌带给她的感触。“无论是在四川队,还是在国家队,每次国歌的响起,每次看到胸口的五星红旗,我们的力量就得到一次凝聚。”

“经常会有几个黄皮肤的中国球迷,举着国旗在为中国女垒加油。异国他乡,这种场景很让人触动,谁都知道国旗意味着什么,我们为此而战,为他们而战。”

对于一位征战球场多年的老将来说,李琪对球场上的自己了如指掌。“发挥好的时候我是悲观主义者,发挥不好的时候我是乐观主义者,我会和自己和解。”

李琪是一个典型的北京姑娘,场内场外都洒脱非常,她自认为她是一个佛系的人。“佛系用来评价一个运动员的时候,应该不是一个好词,哈哈。”

但正是这种“佛系”,成就了李琪的稳定心态、状态,让她成为在关键时刻值得信赖的队员。中国女垒领队杨刘曾表示:“在队伍遇到困难的时候,李琪能积极面对,鼓励队友,沟通能力强,帮助球队解决了不少问题。”

首次赴美集训期间,刚进入国家队的李琪在随队翻译白祎辰的“怂恿”下,主动向主教练特蕾莎申请上场,并以两个安打征服教练。

不知道是异国他乡激起了李琪的斗志,抑或是白祎辰对自己的了解起了作用。在问及什么时候最有归属感的时候,李琪说:“在异国他乡打比赛的时候,身披国家队队服,那种为国出战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回荡胸间。”

中国女垒领队杨刘这样评价李琪:“李琪是一名十分聪明的队员,懂得用脑子打球,有着难能可贵的思考和组织能力。更为重要的是,这名队员责任感强,在比赛中勇于担当。”

客观来讲,我们需要告知李琪的是:我们一般不管这叫“佛系”,而是叫“凡尔赛”。

2019年上海,东京奥运会资格赛,是所有中国女垒队员心中的遗憾。“我们本可以做到的。”奚凯琳至今心有不甘,这是她最难忘记的一场比赛。

李琪说:“我印象最深的也是这场比赛,但我不愿回忆。”呵!这个“佛系”的人。

“失败了,但我想记住它!”奚凯琳说:“心中有口气憋着,实力悬殊输了觉得可惜,实力不相上下没做好细节输了,是遗憾。”

在失败中成长,这场比赛,带给奚凯琳的思考很多。“以前我认为只要练好自己就行,现在我要学着去帮助队友。”作为一个进队10年的老将,奚凯琳已经懂得,要把队伍装在心中,无论比赛、训练,还是生活中,因为肩上抗的,不仅是自己的荣辱,更有国家队的荣耀,有中国女垒复兴的责任。

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让多少人为金庸先生的武侠情怀倾倒,一句“为国争光”,道出了多少运动员最崇高的精神追求。她们,是运动场上国家队荣耀的捍卫者,是垒球项目最具影响力的推广者,是低潮时期奋楫争先的孤勇者。

“为国家队赢得尊重,为项目赢得发展机会,为老一辈运动员赢得复兴的慰藉。”最后两个问题,三位运动员给出了同样的回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