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nding 罗马vs克卢日布斯巴达vs凯尔特人足球赛赛程表

走进深圳“保龄球江湖” 高龄爱好者连战8小时

作为没落贵族,保龄球早已脱去了它那身时髦耀眼的外衣,但无法否认,它终究是一项健康和阳光的运动。近段时间,晶报记者走进了深圳的“保龄球江湖”,挖掘到了一些牛人和牛事……

杨威是深圳保龄球圈子里的年轻才俊——22岁,有着一身好本领,也是国家保龄球队的一员。“国手”的荣誉当然是一件鲜艳的外衣,不过对杨威来说,热衷这项运动只有一个原因——“就是爱,爱不释手的爱。”

深圳市保龄球训练基地,TT队际联赛。杨威出场,持球—滑步一出手,动作一气呵成。效果也不错,一连来了好几个全中。“我在深圳长大,大概是1996年爱上保龄球的,那时我9岁,保龄球正是热潮,父亲带我去玩了一次,谁知道,第一次打我就喜欢得不得了。”杨威说。

第二天,杨威觉得手痒,于是缠着爸爸继续往保龄球馆里钻,就此,一发不可收拾——用杨威的话说,就是“走上一条快乐的不归路”。

但打保龄的花销并不便宜,杨威坦白地说,主要还是靠家里人的理解和支持。“练保龄球的费用还是很高,在我练球的前7年,大概花了几十万吧。”

但艰辛的付出终有回报。在度过了“菜鸟”时光后,水平渐长的杨威在各种比赛中获得不错成绩,当然还有一定的奖金。

是什么促使他这样一个年轻人对这昔日的时尚运动坚持了那么长时间?杨威思索了一阵后说:“打保龄球能让自己心情愉悦,看到抛出的球将球瓶全部撞倒,那一瞬间的快乐只有尝试过这项运动的人才能深刻体会到。”

亚运会明年将在广州举行,保龄球也是比赛项目之一,作为国家队的成员,杨威对亚运会充满了期待,“由于我的年龄小,资历也浅,并没有参加多哈亚运会,这次我希望自己能得到机会。”

在2007年的东亚锦标赛上,杨威曾经获得第四名的好成绩,但他也承认,“在世界范围内,中国保龄球的水平并不高,”谈到入选国家队的经历,杨威还是有些得意。“18岁的时候,国家队在武汉有一个选拔赛,全国积分前40位的选手参加,当时我获得了第三名。前六名都被招进了国家队。”

保龄球属于非奥项目。在我国,球手都是业余选手,只有到了比赛前,国家队才会进行集中训练,其他时间,杨威和队友们都只能“各自为政”。

“我们也只是在等教练的召集,现在我的想法是要多多参加一些比赛,提高水平。”杨威说。

广州亚运会过后,保龄球将不再是亚运会比赛项目。杨威说自己没有想太多,目标就是“继续走职业化的道路,继续快乐地打球。”

在深圳的保龄球圈子里,冯炳元属于元老级人物。他不仅有13年的球龄,而且还在65岁时创下过连战8小时的“传奇”纪录。

冯老现年75岁,是参加深圳TT保龄球联赛年龄最大的选手。大概在1997年,冯老发疯似地喜欢上了保龄球,经常出入深圳各大球馆。“我以前喜欢打篮球,但年岁大了,我爱上了保龄。既健身,还能结识一帮球友,切磋球技,保龄保龄,就是让我们保住年龄,保住活力嘛……”说完,冯老一阵爽朗的笑声。

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令冯老最为得意的就是曾打出过286的高分,“那多不容易啊,那场球打得我实在是开心。”

目前,冯老是“常青神五”队的领军人物,至于为何取“常青神五”——冯老解释说,这个团队是由五个60岁以上的老同志组成,而且组队的当年,我国的“神五”成功登天。

话题转回,问他对保龄球到底有多热爱?冯老笑而不语,但他为保龄球作的诗可证明一切——“年逾古稀乐悠悠,健身不忘保龄球。童颜鹤发精神爽,延年益寿九十九。”

来自西安的小李说自己并非一个“潮人”,但他和保龄球的缘分,却像一份夜空下邂逅的爱情。

和很多人一样,来深圳之前,小李天南海北地闯过不少地方。“呆在一个陌生城市是很孤独的,一闲下来,我就去泡酒吧。可时间久了,就觉得乏味、无聊。”

有一天深夜,从酒吧出来坐上出租车准备回家。他问司机有何休闲去处,师傅建议他去打保龄球。这促使了他和保龄球的第一次见面,并再也舍不得离开……

初入门,小李好多球都不能击中目标,大多数都掉进了沟里。“我的朋友那时总笑我,说这不是保龄球,而是‘九寨沟(久在沟)’。”小李回忆说。现在,小李逐渐找到了手感,直线球打得漂亮,还掌握了“飞碟球”的技巧。去年的一次保龄球比赛中,小李还进入了前三。

而小李最满意的还是,在球馆里找到了一批意同道合的朋友,“现在一天不去球馆晃晃,就会觉得心里空的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